透明胶胶胶胶

随缘更新|・ω・`)

酷毙了

早稻:

发个画的海报,一是有官方水印的。

终于把拖了两个多月的最最给画完啦(狂奔)!!!!

扫描仪终于到家了,于是我把之前那张绮罗生扫一遍,再放上来啦。

爱他们两个一辈子QVQQQQ(最最那张有些东西眼瞎画错了,不要在意就好)

邱蔡小短篇-给透明胶的生日贺文!!

超级开心!万分感谢!!!写的太棒了惹!
以后再把这脑补的画面画出来(捂脸)

孔斯:

“啧,真他妈的恶心老子。”黑袍男子用僵硬得诡异的微笑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关上房间的门。“呼——终于应付完这些渣滓了。”长出一口气,扶着酸痛的腰稍微舒展筋骨,奄奄传来的疼痛让他不禁蹙紧眉头。继而重心不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用另一只手攀扶着红布铺就的桌面才勉强站稳。


仰头伸展疲劳的颈脖,一阵眩晕直冲灵台。男子咬紧牙关微眯双眸,轻轻坐在圆桌旁的木凳上。


点香阁梁妈妈的软骨散实在是难以解消。


黑袍男子抹了抹额上晶莹汗珠,拿起桌上水壶往白瓷杯里斟上一杯凉水,举起杯子一口饮尽。


正在他打算再斟一杯而提起水壶时,有人从门外强硬地闯了进来。


“蔡…居诚!你怎么会在这样风尘之地出现?”


来人微红着脸,酒气倒也不重,看上去像是微醺了。


蔡居诚闻言,手一哆嗦将那白瓷杯盏在地上摔成了齑粉。惊慌地起身回头,来者正是脑海里对应声音的主人。


邱居新。这个男人他无时无刻不想遇见,但偏偏不想让这个男人看见他在这里。蔡居诚曾无数次在睡梦中演习抹杀这个男人的不同场面,却从未料及会是这样的场面。


蔡居诚一时惊慌失措,邱居新却已经晃荡到了他面前。离得近了才发现原来邱居新身上的酒气大多数并不来自嘴里,而是在略显凌乱的发冠上,更多的在半敞不敞的袍襟上。


蔡居诚下意识往后退,却不防被木凳绊倒在地。软骨散的药力还未过,蔡居诚吃痛却无法马上站起身来。


邱居新俯下身来,乌黑乱丝抖落散在脸颊周围。“说…你怎么在这里?”说着将剑匣半敞开,手上呈待发之势指向地上的人。


蔡居诚从未想过会在这里遇见他,这样的问题也是他始料未及的。他想说自己不是到这里花钱的主儿,但是如果那样回答岂不是暗示自己正是这点香阁中供客人差遣作乐的那种身份?他想立刻站起身来用早已备好的器具将这个人毙命,但是软骨散的药效让他暗暗叫苦——他连动弹一下都感觉酸软无力。


蔡居诚往旁啐了口,道:“呸,老子在什么地方干你什么事。”说罢咬着牙紧紧盯着眼前人手型,暗暗想着应对的方法。


邱居新一挑眉,“嗯?”微微一动手型,剑气从背后剑匣里长啸嗡鸣而出,直穿蔡居诚当胸而来。蔡居诚紧闭双眼咬紧牙关,仰起颈脖,准备硬吃下这一击。


邱居新却心头一悸,剑气在蔡居诚胸前戛然而止。在邱居新眼里,眼前人轻引修长玉颈,与身上硬挺黑袍相映更显其苍白柔润。邱居新不由得喉头一紧。


蔡居诚见没什么动静,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看看。只见邱居新醉眼微眯,跪下身来慢慢靠近自己。正欲叫喊求救处,邱居新再一次让剑气嗡鸣,并且用一只手捂住身下人的嘴巴。


“这么说……你是这里的人了?别嚷…嚷嚷,我喝醉了控制不好这匣子,出点什么意外我可不负责。”


邱居新不管身下人柔弱反抗和被堵塞的叫喊,探出温润潮湿舌尖轻抚过那修长玉颈上随着声音喑哑起伏的核。


“唔……唔嗯!……嗯……!”蔡居诚感受到喉结上的异样,轻蹙眉头抑制着自己。明明平时对那些男人女人都一点兴趣都没有,为何这个男人所触及的每一寸肌肤都开始回应这种羞耻的行为……


邱居新把脸凑近他的脸,用半阖的眸子火热地盯着他。“嘘……小声点儿。我可是你的客人,你得好生…招待我。”


……


#完#
#刹车!刹车!#
@透明胶胶胶胶 左边这个人非要我开车。清水辣鸡的我已经尽力了。
无论如何还是祝生日快乐啦!

阿青就是道!阿青就是理!!(我好像画的有点崩QAQ)偷偷放个过程qwq

终于画完一张小fu狸了qwqqq

过程传送门: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9990692/?from=search&seid=331353402687026786